【监管层,我想对你说】爱钱进:监管者不是爹妈

发布时间:2015-03-26 来源:凤凰网查看原文

(作者:爱钱进创始人杨帆,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拥有超过6年的私人财富管理及资产配置的行业经验。曾先后就职于美国AIA保险集团和英国保诚保险集团香港分公司,在香港和大陆地区拥有深厚的客户网络资源和财富管理经验。2013年,与合伙人共同创立普惠金融及爱钱进,目前负责爱钱进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P2P监管政策”讨论稿,在犹抱琵琶半遮面中问世,其中的“注册资本金门槛”,以及“杠杆比例”等政策条款引来一片争论。

中国的监管部门,一直处在一个尴尬的角色扮演中,因为自古以来,国人对于好的政府管理者的定义是“青天大老爷”,因此,如果民众生活疾苦,有人钱财被骗,都会去寻求“青天大老爷”的“做主”,说到底就是要补偿。但是时代已经到了市场经济,政府部门的角色已经在从“做主”的“青天”向现代法律制度维护者,以及公共服务提供者的方向一直演进。

在股票市场刚开始搞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新闻报道有人因为股市亏了钱,去证监会门口静坐,甚至在办公楼前哭闹上吊的,但是现在很少有这样的消息了,为什么?我认为是因为证监会这个一行三会里面最市场化的监管部门,在这几十年里面一直在做两个方面的工作:1、投资者教育;2、市场规则执行监督。公募基金发展了几十年,有时候给基金投资人赚钱,有时候亏钱,但是没见监管机构跳出来说,你这个那个基金投资组合有亏钱的可能,不能搞太大规模,你注册资本1个亿,基金规模只能发10个亿之类的,而是主要从三个方面对基金管理公司进行监管和指引:1、投资者教育,告诉投资者有可能要亏损的;2、基金高管从业资格,要有投资管理从业经验的要求,而不是煤矿老板、做爆竹烟花的其他行业人员都能来替大众买股票;3、信息披露。

一直以来,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中间接融资占的比例之高一直是在全球一枝独秀,老百姓把钱借给银行,银行再借出去,这其中引发的一个巨大的风险,在于集中性风险,就是一旦工商银行[-0.21% 资金 研报](或任何一家中型银行)倒闭了,整个经济都会被拖下水,因此大到不能倒,发生风险的时候只能靠国家财政苦苦撑着。不要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哦,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已经来过一轮了,但是现在的间接融资体量已经是当时的十几倍了,而政府的财力可没有相应增长这么多倍,因此如果下一轮再来一次的话,大家都会玩完。国内独立的金融研究机构,都一直在呼吁减少间接融资比例,在监管机构的努力下,这个比例一直在稳步上升。突然这个时候市场上出现了P2P这种让出借人和借款人直接发生借贷关系的模式,监管机构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说应该监管,那怎么监管呢,还是用杠杆(没办法,只对这个熟啊),再把他按照间接融资这种方式管起来,老百姓一看,终于有政府管了,最终管成像银行这样,亏了钱也可以去监管门口闹。

P2P之于传统银行的主要区别,就在于“去中心化”,让出借人和借款人直接发生资金融通借贷关系,如果还是按照监管银行、小贷、担保和信托公司的思路去监管,结果只能让刚性兑付这个阴影在中国的大地上更加肆虐,无他。让我们再来看看颇具中国特色的信托这个模式,竟然依靠刚性兑付的神话在我国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于国外的“受人之托,代人投资”模式的不归路,目前还不知道怎么收场。而小贷和担保,被杠杆率等限制得目前也只能在各地惨淡经营。再来看下美国对于Lending Club等P2P的监管思路,主要是在于:1、信息披露,一整套信息披露的要求严格,以至于公司为整套信息披露支付的中介机构费用成为公司的重要运营成本;2、投资人教育和资格准入,只有超过一定资产规模和某些州的投资人才有资格投资,因为相对于较高年化结算利率,这些人也有较强的风险损失承受能力。这种监管模式下,互联网金融才能在对社会有益的前提下大发展。

最近在看《平凡的世界》这部连续剧,很有意思,里面记录了计划经济转型时期,老一派们对土地承包制忧心忡忡,这个地分了之后,这些人能自己吃饱饭么?这些承包土地的人会不会对公社体制造成冲击啊(后来果然证明土地承包制更好啊)?计划经济思路的人,对于市场能不能自主地提供面包和肥皂这个事情是不能信任的,现在也有很多人,对于市场参与主体有没有基本的思考判断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也是不信任的,但是我们市场经济了这么多年,除了刚开始转型时候的物资短缺外,我活到现在,还没有为吃不到面包和洗澡用不上肥皂而烦恼过。如果政府监管部门一直把老百姓当成小孩,饿了摔跤了都要当爹的来扶一把,那么老百姓可能一直也会把自己当成三岁,永远也站不起来,这种市场主体基础下整个经济体系的脆弱性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