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的创业故事

发布时间:2015-06-01 来源:《金融世界》查看原文

互联网金融的迅猛发展改变了中国的金融生态,互联网金融的普遍性与便捷性极大改善了创业创新企业的融资难题。

不难预料,在国家政策的引导和互联网金融的助推之下,中国必将掀起一轮“大众创业”的浪潮。

事实上,互联网金融领域本身也是创业的沃土。在互联网平台上,一幕幕金融创业故事轮番上演。

爱钱进:难忘创业之初的艰辛

5月6日,爱钱进上线一周年,媒体及投资人见面会选在了颇有文艺气息的朝阳九剧场。两位创始人杨帆与董祺模仿朱军与冯巩的《笑谈人生》,讲讲创业初期的故事,分享心得。

董祺看起来并不像70后,职场摸爬滚打多年,却没有多少被岁月摧残的痕迹。“我还是细皮嫩肉的,不少人认为我是80后。”董祺笑言。

1999年浙江大学毕业后,董祺进入消费品公司宝洁,供职十年后在消费品投资最热的时期加入中信产业投资基金,负责消费品和金融方面的投资。2013年下半年开始与团队一起创立普惠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普惠金融”),2014年5月6日普惠金融旗下专注互联网金融的业务平台爱钱进上线。

说起创立普惠金融及爱钱进的初衷,董祺用了一个很流行的词儿——梦想。

“事实上,我在和我们的合伙人团队创立普惠金融的时候,都已经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没有太多财务上的压力,当时我们整天在琢磨的事情,是想在合适的年龄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好玩的事,这件事让我们与身边的人不一样,让这个世界因为我们活过变得有点不一样。”董祺说,这算是一点小小的梦想。

董祺继续谈到,在中信产业基金,他们投资的基本都是行业排名前三的公司,尤其是那些排名前三却没有上市的公司,这类标的非常稀缺,因此为了拿项目喝了这辈子最多的酒,顺便也投了不少酒类的公司。而他们服务的客户基本是国内最富的那群人,他们的年人均投资额在2亿元左右。

“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问自己: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符合效益最大化的经济学原理吗?我们服务的是那些本来就不缺钱的人,我们投资的公司基本上也是最不需要钱的公司。”董祺谈到他的困惑,反观身边,有大量的个人消费金融、小微企业拿不到钱,同时也有大量的普通投资人没有很好的投资渠道,买不到收益相对合理的投资产品。

“我们几个合伙人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同时也是一个可以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结合的机会,值得我们托付一腔热血和积累多年的专业知识,值得我们投入余下的职业生涯。”董祺谈到此,很是兴奋。

创业想法初定,每个人都心潮澎湃,可真正创立一家公司,其艰辛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说的难听一点,每天都得喝一碗’鸡血’,要不真难坚持。”董祺苦笑,比如有天我觉得压力实在太大,我们一个同事送给我一本书《创业维艰》,看完觉得大家都不好过,我心里也就好受点了。

董祺表示:“我和几个创始人基本都只在国内和国际的大机构待过,只见过最漂亮的活、最优秀的人、最会飞的猪,我们其实并不知道一家小公司、一家草莽公司如何运作,因此犯了很多低级错误。”

比如找办公室。“我们的第一个办公室选在富尔大厦,当时租了一个100多平米的办公室,觉得应该够用半年了,花了一个月找房子租下来,两个月装修,结果两周就坐不下了,被迫要搬走,搬家退租又花了两个月,这是一个小公司起步阶段非常失败的投资,花费了我们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董祺说。

“不过这都是小事儿,真正难的是招人。”董祺对此颇为感慨,金融行业人才非常集中,我们一开始面临的,就是要从最好的机构里挖最好的人。

当时,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上招聘网站淘简历、利用积累的人脉招人......但是因为公司刚刚起步,给人家打电话,基本说两句别人就应付过去了,收效甚微。

而此时,杨帆起了大作用,成了普惠金融招人的“金字招牌”。88年出生的杨帆15岁上大学,20岁研究生毕业,在销售界打拼多年,后又与董祺一起在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共事。

“因为我有比较丰富的销售经验,把打电话招人变成销售自己和销售公司的过程,经常跟候选人一聊就是半个小时,还有聊两个钟头的时候,那时候电话费可没少花。”杨帆对此颇为骄傲,“就是这样,我们的团队一步步迅速扩大,尤其是前期很多核心的人物,都是接到我的电话才来参加面试的。”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杨帆曾出差香港一个月,这个月团队其他人使尽浑身解数,结果电话招人仍然各种碰壁,等杨帆从香港回来,一切才有好转。

“我们必须依靠杨帆打电话给我们拿到一个跟人家面谈的机会,只要能见面,把候选人留下来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董祺对此颇为无奈,“不知道杨帆打电话到底有什么魔力。”

“从最初的几个人到现在2500名同事,现在回过头来看真是难以想象的艰难,当时恰不以为苦。”董祺表示。

他认为,创业乃至现在公司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事情,都是如何保持对最优秀人才的吸引力,招到合适的人、培养合适的人并留住合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