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债务催收从野蛮到精细 不一样的“贴身肉搏”战

发布时间:2015-06-08 来源:证券日报查看原文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以下这个故事:两个人在森林里旅行,被熊追赶,甲开始跑,乙赶忙从包里换运动鞋,甲责问乙,还换什么鞋,难道你还想跑过熊吗?乙淡然回答说:我跑不过熊,但只要能跑过你就行。

P2P企业的债务催收就好似一场战胜对手的赛跑,人无我有,人有我专,人专我精,这是竞争通行的法则。“违约的人,一般不只欠一家,我要做的就是让他首先还我们的。”从业20年,现供职于互联网金融平台“爱钱进”的债务催收专家盛洁俪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然而各家平台对债务催收的态度不一,甚至出现两级分化。有创始合伙人对记者表示:“非常重要,公司有专门的贷后管理部门,债务催收是其中一部分”。而有人则称:“这完全是独立的一块业务,可以外包”。更有人对此讳莫如深,不愿多谈。

那么,这个部门到底重不重要?它应该是什么模样?

债务催收是门艺术 高EQ人员更能胜任

控制违约率是平台运行稳定的基础,而贷后管理是P2P行业控制违约率的重要手段。但其中如何进行债务催收,这绝对是个脑力活儿。

传统的债务催收手段容易激化矛盾,引起冲突,给债权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运用法律手段催收又面临寻找优秀律师难,诉讼事件长,执行效果差等难题。

前,曾有P2P平台采取了公布数百名逾期者信息的方式,有的甚至包括其个人通话详单、银行账户流水以及借贷者亲属的信息,立刻就有律师认为这侵犯了个人隐私。事实上,贷后管理一直也是银行信贷管理的薄弱环节,对于还没有直接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的P2P企业而言,更是难上加难。

“现在早已不是泼油漆或者恐吓的套路了,这些都是踩线的做法,债务做的应是压力式的管理,是一个具有艺术性的沟通过程,也是一个不一样的贴身肉搏战。”盛洁俪说:“催收人员的表达和沟通能力很重要,因此学心理学和社会学之类的人员最容易做催收管理,因为他们自身EQ会更好。”

在过去近20年的时间里,盛洁俪曾历任花旗银行台湾分行质量管理部经理、友邦台湾信用卡策略部协理、皇家苏格兰银行台湾分行运营部协理、ANZ澳盛银行台湾分行副总经理、及平安数据科技公司副总经理兼催收部总经理。

作为平安数据科技公司曾经的催收业务负责人,盛洁俪任职期间全面负责平安信保、平安小消、陆金所的贷后催收工作,在信用卡、消费信贷、及抵押贷等各类产品的征审、策略制定和执行、催收评分卡、电催、法催、及委外催收等方面有非常丰富的运营和管理经验。

谈到她现在供职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爱钱进”,盛洁俪言语中透着满意,“这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团队,高管团队也很专业,让我当时没多想就选择了加入。”

“经验为王” 搭建动态社交行为管理模型

“贷后管理的重要性不亚于审核,当然,贷后管理不仅仅是催收,还有很多其它工作。”这是一家著名P2P公司合伙人的感言。

“众所周知,互联网革了很多行业的命,P2P行业的债务催收工作就好似一项落后产能,亟需革新,尤其是在人的行为更可预测的大数据环境下。”一位P2P从业者表示。

“现在都是用系统量化的方式去做催收,但前端的风控体系也很重要,传统的金融机构可以直接接入征信系统,但P2P企业并没有,因此我们要根据系统量化的方式去识别出最愿意还款的人,然后再去做催收。”盛洁俪对记者表示。

“很多银行现行做法是看逾期天数,但我们是按照风险分层的方式,进行有针对性的催收,而这个分层也会根据逾期的天数和催收的进展出现动态变化,甚至贷前使用的打分卡在我们看来都属于变量的一种,这可以称为一种动态社交行为管理模型。”盛洁俪分享自己独特的经验。

在上述模型中,最核心的是如何制定其中的规则并准确判断,简单来讲,就是如何辨别对错。而盛洁俪就是整个模型中制定规则和作出判断的那个人。

“这块业务不外包其实是为了完善风控。如果选择外包,就会导致一条腿短,一条腿长,很容易摔倒,并且外包是分散的,对于整个体系的构建没有太大帮助。”爱钱进内部人士称。

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P2P行业的总体规模达到了1172亿元,其中民营系的交易规模达到了839.5亿元,而体量最大的平台,其规模仅为120亿元的水平,份额只有10%左右。“这说明整个行业的市场集中度仍然很低,这还是一个不稳定的行业。”网贷315首席分析师李子川表示。

行业的不稳定和混乱,加上征信体系的不完善等原因,让P2P行业呈现出高逾期、高坏账的特点。“在这样的背景下,选择一家擅长催收的P2P企业也算是一个加分项了。”上述P2P从业者表示。